• 让快乐在美术课上飞扬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科幻电影《人类之子》运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大大增强了长镜头表现手法实现的可能性,极大地发挥了摄影机的创造性作用,颠覆了传统意义上对长镜头含义的理解和认识,让长镜头的生产突破了依靠传统拍摄手法无法逾越的种种瓶颈。数字技术引入长镜头的制作,不仅在电影技术史上占据了里程碑式的地位,还使得电影艺术语言的表达拥有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关键词电影;数字技术;长镜头;人类之子 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指导的《人类之子》是一部科幻现实主义风格的电影,该片秉承纪实主义美学的传统,在影片拍摄中大量运用长镜头、跟拍、抢拍、追背等纪实风格显著的运动摄影手法,极大地发挥了摄影机的创造性作用。影片运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大大增强了长镜头表现手法实现的可能性,并应其在电影技术上所占据的里程碑地位,曾在第届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技术贡献奖。 一、《人类之子》中长镜头的运用 长镜头的出色运用在《人类之子》中表现得淋漓精致。它不仅影响着这部电影的语言结构,构成了其独特的美学风格,而且影响着观众和画面之间主动的思想联系,使画面空间的张力得以增强。这部影片大量地运用了景深长镜头以及运动长镜头,长镜头同景深镜头珠联璧合,画面空间与实际空间更接近,大大削弱了电影画面空间人为的痕迹,让视觉结构更具有真实感,从而使得画面与观众之间的关系更贴近。 (一)戏剧性的长镜头抛出引发危机的决定性素 马塞尔·马尔丹在谈到“电影摄影机的创造作用”时认为,从电影化表现的角度而言,摄影机的移动首先起到了描述性的作用,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戏剧性的作用。摄影机的移动,可以描绘具有单义或单一戏剧内容的空间或剧情,亦可确定两个戏剧元素之间的空间联系。戏剧元素之间的空间关系,既可是一种简单的空间共存关系,更可以通过某种移动摄影引导观众感受到的威胁或危险感,而成为“威胁者”和“被威胁者”的关系。在后一种情况下,摄影机的移动就让被调度的画框内的物体运动具有戏剧性的价值摄影机的调度所引起的镜头顺序先后的取舍偏重,在于通过这种运动表现一种在剧情展示过程中注定起决定作用的物质或心理因素。 电影《人类之子》中有一个这样的戏剧性长镜头段落。在男主角西奥等人所乘坐的小汽车行驶之时,陡然冲上林荫道上的着火汽车和手持武器的暴徒构成了引发危机的决定性物质。出乎意料的恐怖袭击将观众从汽车上众人愈演愈烈的相互抵触气氛中完全解脱出来。在一个连续性的镜头中,摄影机缓慢的平摇,让画框在车上的人们(被威胁者)和车外追击的暴徒(威胁者)之间来回运动,突如其来的枪击、喷涌的鲜血,和西奥急中生智的反戈一击等几个引发紧张情绪的戏剧转折,构成了连续的视觉刺激点。在这里,影片刻意回避了蒙太奇手法,没有剪辑造成视觉中断和停滞,让人忽略了摄影机的存在,让观众更容易进入到画面表现的情境中去,沉浸在一段连续的时空中,暂时卸下被隔离在画框之外的旁观者身份,顺理成章地让观众产生自己是处在画框内的一个角色,随着摄影机镜头的视线而行进,与故事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的感受。 (二)动态长镜头兼顾时空连续性与节奏感 在一个摄影机跟随视觉中心处于运动状态的长镜头中,跟拍所产生的位移、画框内容的变更、景深的改变,以及戏剧中心的转移,强化了长镜头段落在视觉表现上的节奏性。“如在戈达尔的《筋疲力尽》中,自始至终都是活动的摄影使空间产生了某种动态,它不再是一种呆板的框框,而变成一种流动而活跃的表现元素。人物宛如被带进了一种舞蹈之中……”一般来说,西方电影倾向于使用动态的长镜头,通过摄影机的运动将一系列的画面联系起来,并考虑着从大远景到特写的不同景别的表现力。 《人类之子》的后半部有一段表现男主角西奥在政府部队和民兵武装的枪林弹雨中,艰难地穿越长长的街道进入大楼寻找“人类之子”的长达分钟的动态长镜头段落。从主人物相继进入画框开始运动,到遭遇堵截事态突变这~过程中,摄影机镜头模仿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FPS游戏)的常用视点,通过跟移、追背、快速横摇等摄影机运动手法,依据戏剧中心不断转变镜头聚焦的对象,通过画中人物的准确走位和摄影机的现场调度实现了长镜头的全景场面展现。与此同时,保证了一个完整镜头的时空连续性,这就起着一种与蒙太奇相似的作用,使影片有了它自身的节奏,而这种节奏本身也成为构成《人类之子》这部影片独特风格的重因素之一。这种由于摄影机连续不中止的运动而产生的节奏感从感官的范畴来看,是同快速蒙太奇的效果相似的。 二、数字电影技术为“长镜头”注入新内涵 “电影镜头是一部影片的一个片段,因此它应当严格地保持一个场面……的特点,以及整个作品的风格特征。此外,电影镜头在构图结构、其中所表现的运动的速度与方向以及其他许多特性方面,都应当能与这个场面的其他镜头联接起来。”。但是长镜头的拍摄,由于各方面人力、物力难以在短时间内完美调度,实地拍摄或搭建场景拍摄,往往都难以得到令人满意的连贯环境。《人类之子》为突破这种长镜头的拍摄瓶颈,采用了传统技术和数字技术结合的方案,首先,在前期拍摄几段素材镜头,其后,利用数字合成技术把这些镜头精妙地连贯到一起。 以汽车上狭窄空间内的那段长镜头为例,在实际情况中,这是无法通过摄影机拍摄完成的。拍摄者使用了一种特别的拍摄装置,可以安放在改装汽车内的任何位置,自由旋转移动,不被车内乘客所妨碍。在改装后的汽车内,座椅会配合摄影机的运动而调整位置,挡风玻璃可以掀起,以便摄影机从车内伸出车外拍摄。 影片在前期的模型摄影中,在保持模型的所有部分绝对真实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可以说是汽车主体的框架,再通过后期的特效把车体空间内外的各项活动集中在一个画面中,并实现多个镜头之间的无缝衔接。镜头的运动看上去如此流畅,因而造就了一段看似时间连续的在物理上未曾剪辑过的长镜头。采集于真实世界中的空间场景,同电脑制作出的虚拟景象,融合成整个长镜头段落,造就了影片具有特殊时空性质的数字化叙事空间。 这种特技摄影方法能够特别集中地,甚至是假定性地、概括地来表现空间。需强调的是,用特技摄影方法拍摄下来的电影镜头并不是现实主义的,它不是对实际的一段空间的照相。它仅仅只是一种感官上的虚假的存在,其物理本质已经消亡。然而,这种虚拟长镜头仍然具有很高的价值,如果利用特技摄影和后期数字制作技术对多次拍摄的镜头进行无缝衔接,那么通过虚拟长镜头来表现完整时空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强。 三、数字技术时代技术与写实的融合 《人类之子》中数字技术组接长镜头的制作工艺,以及传统电影技术与数字特技的有机结合带来了技术与写实的有机融合,丰富了巴赞提出的电影真实美学观。影片证明,技术不但不会阻碍影像追求真实的需,在数字技术渗透到纪实美学风格的前提下,“写实”的内核已经逐渐转变为对“真实感”的追求,然对于观赏者而言,这种质的差别是不易被感官感知的。 如今,随着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电影中的数字特效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仅用于制造虚拟的宏大场面,单纯满足视听感官的刺激。相反,数字特效技术走进长镜头的制作这一新趋势,是电影技术主义向写实主义的一次靠拢。电影作者对数字技术的依赖和对纪实美学的追求间,不再有难以逾越的障碍,技术与写实之间辟出了一条相容之路,隐藏的特效带来技术与写实的融合,将使写实影片“于难以写实之处现写实”,使电影故事及电影艺术性拓宽生产的空间。

    上一篇:马云李连杰吴京助阵功守道赛事揭幕展现太极竞

    下一篇:论技术创新中的产学研结合经济治理论文